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雨潇潇

活着,爱着,诗意着

 
 
 

日志

 
 

【七律两章 梦游东钱湖】:依韵和采葛兄  

2012-07-18 06:51:36|  分类: 天涯诗雨:律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律两章  梦游东钱湖】:依韵和采葛兄 - 梅雨潇潇 - 梅雨潇潇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七律两章  梦游东钱湖】:依韵和采葛兄

 

 

其一

 

思君梦底夏连秋,一日鲲鹏驮我游。

雁宿芦汀惊客过,舟栖碧水弄龟泅。

灵山古塔摩铭韵,夕照福泉饮别鸥。

安得伊人归暮色,石矶同钓范公悠。

 

 

*范公:范蠡,又称陶朱公,曾携西施隐居、经商于宁波市东面的东钱湖一带。东钱湖有陶公钓矶半岛,范蠡曾经垂钓处。

 

 

 

【七律两章  梦游东钱湖】:依韵和采葛兄 - 梅雨潇潇 - 梅雨潇潇
 

 

其二

 

湖山一望醉霞迟,岸芷噙香待客时。

岭外高楼涵紫梦,岛中白鹭濯仙池。

晚风听笛舞堤柳,古寺敲禅动酒旗。

莫道相知浮世少,飘萍月下夙缘奇。

 

 

(梅雨潇潇 壬辰仲夏)

 

 

【七律两章  梦游东钱湖】:依韵和采葛兄 - 梅雨潇潇 - 梅雨潇潇

 

 

 

  【七律 印象九寨沟】-- 步韵采葛兄 - 梅雨潇潇 - 梅雨潇潇   采葛兄原玉:七律两章  宿東錢湖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其一

 

碧水連山一望秋,荻花輕曳動漁舟。

岸柳挽風遲過客,畫牆斜日靜歸鷗。

淩波霞嶼梵鐘寂,對月靈山紫氣浮。

何必龍吟添雅趣,意存煙水自悠悠。

 

 

【七律两章  梦游东钱湖】:依韵和采葛兄 - 梅雨潇潇 - 梅雨潇潇

 

 

 

其二

 

閑坐湖軒落日時,野村空徑柳風遲。

秋水澹然舟棹杳,歸鷗自在碧鱗漪。

夜闌偶見鳥鳴牖,夢底應聞菊倚籬。

孤客獨眠聽遠籟,鄉關何處有相知?

 

 

【七律两章  梦游东钱湖】:依韵和采葛兄 - 梅雨潇潇 - 梅雨潇潇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梅雨潇潇采葛兄原玉:

 

素有“西子风韵、太湖气魄”之誉的宁波市东侧东钱湖,兼备了山水相济、依山傍水的风景审美特色,作者在如此优美胜景处游览并夜宿湖畔,想来会触发诗人情怀,诉诸于诗章,当是幽情难禁也。两首皆是前三联写景为主,景中偶带情境,尾联则抒情于山水陶醉和相思乡思情怀之中。

 

《其一》首联很像是一幅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画面山水一体,气势清俊而寥廓:“碧水連山一望秋,荻花輕曳動漁舟”,碧水的碧字和荻花之意象点出了时序,前句是静的画面,后句则不乏动感,动静结合,画面好像变成了电影镜头,带读者进入了诗人笔下的夜宿东钱湖揽胜。值得一提的是,荻花輕曳真能‘动’渔舟吗?窃以为这是将心理感受融入了客观物象之体验,与其说是动渔舟,毋宁说是动了诗心。明明是诗人自己感到了欧阳修秋声赋笔下的秋之骚动,被那些瑟瑟秋风之中的芦花摇曳所震动,于是便觉得那渔舟好像也悠然晃动起来了。而客观上的鱼舟之动,多半是因为风声带波动造成。然则如果说波动渔舟、风摇渔舟,则情趣俗套了。

 

颔联从岸边到湖上,从地面、湖面到空间,景中有人,有鸟,是不是一幅天人合一的画图映入读者眼帘?—— “岸柳挽風遲過客,畫牆斜日靜歸鷗”,诗人云,岸边的垂柳挽着暮色中的秋风,让过客如我迟迟流连忘返,放眼湖上,船桅在夕阳下静静地停着归鸥。挽字用得多情,拟人化,而后面一句是湖上常见景致,但在落日、漂亮的桅杆、和归鸟静栖的意象中出来了一种无限静谧的心灵满足感,让人想起了诗经里衡门栖迟的意境,于是我们不禁想象,那停在桅杆上的鸥鸟之幽栖,难道不是诗人心中的一种脱尘逍遥之愿望么?

 

颈联笔锋一转,将画面揉入了王维笔下的禅意飞翔在空灵山水图中,重点写沐浴着禅意和古韵的东钱湖中两座山,且看:“淩波霞嶼梵鐘寂,對月靈山紫氣浮”—— 凌波湖面的霞屿山在山上寺钟声里显得如此沉寂,这是典型的以声响写画面之静的例子。后面一句描绘三面临水的‘二灵山’于月光下浮在紫气中,多么唯美和禅意袅袅的景致哦!这二灵山是东钱湖最美之地,可以俯瞰东钱湖全景,山上有北宋时建的两个石塔。山因上面的寺院熏陶和古韵历史而厚重,更因历史名人曾驻足东钱湖一带而变得饶有灵气(史上曾有陶朱公范蠡携西施在东钱湖一带隐居、经商),想来很是让诗人感到不知今夕何夕的感动与灵魂之满足邪?

 

结尾的抒情在前面如此美妙地铺垫出东钱湖之湖光山色醉卧于对月紫气中后,顺理成章地便有了这样的思绪:“何必龍吟添雅趣,意存煙水自悠悠”—— 诗人道,面对如此良辰美景,难道还需要锦上添花,一定要来个类似虎啸龙吟那样的风雅才能更添雅趣?我的情思和心意在这烟水胜景中自是悠悠然,忘乎所以了。这个结尾应是全诗的重点所在,因为山好水好最终要人的感觉才能真正反映出山水之美在何处,而山水之美,如果不震撼人之心灵,那么那种美也就类似冷美人一样的无情之美了。诗人在东钱湖夜宿望湖看山的过程中能得到尾联那样的心灵启迪和畅怀,正是湖山之幸,人心之幸矣。最后,愚见以为这龙吟是有暗喻的,也许部分比喻心中的某个大手笔愿景。。作者似乎在对自己说,陶醉于如此山水,难道一定要身怀世俗功名得意如龙吟乎?

 

《其二》:首联画面写岸边风景,甚得山水诗清空典雅之精髓:“閑坐湖軒落日時,野村空徑柳風遲”,诗人说,‘我’悠闲地坐在湖边轩亭中,落日时分岸边野村的小径空无一人,柳树在风中摇曳,沉醉在迟暮之中。其中看似不起眼的‘闲、空、迟’几个形容词和副词用得画龙点睛,使得画面情趣呼之欲出。颔联和其一一样,镜头从岸边移向湖上:“秋水澹然舟棹杳,歸鷗自在碧鱗漪”—— 秋水澹澹。舟楫杳然,是否商船和渔舟都还未归?还是水面烟霭之侬阻断了诗人的视野?总之首句中的‘杳’给人一种诗意留白。近处水面看见归鸥悠闲自在地碧水鳞波上滑翔流连。这,其实是幅世外桃源隐逸图。

 

 

这首的颈联似乎提到了诗题中的宿字本身。不亏是诗人之宿名胜佳地,连睡眠也变得诗意盎然,带上了湖光山色之灵气:“夜闌偶見鳥鳴牖,夢底應聞菊倚籬”,作者云,也将尽时,我看到有早鸟幽鸣于窗外,于是忆起昨夜梦中好像闻到了中秋篱边的菊香。。。到底是诗人因梦闻菊香而醒,还是鸟鸣窗而醒,作者没说,抑或兼而有之?总之这联意象美,意蕴生动,而聞菊倚籬则注入了某种中秋思念情思的伏笔,甚是聪慧之造景矣。

 

 

果不其然,诗人因着梦底闻菊香,终于发出了尾联那样的心声和感慨:“孤客獨眠聽遠籟,鄉關何處有相知—— 作者说,孤客如我独自眠于东钱湖之畔,听着远处的天籁之声(鸥声乎?风声乎?还是知己之呼声?),不禁自问,乡关何处,可以让我一闻篱边黄菊?知音何在,佳人何方,可以让我想象蠡施泛舟五湖、东钱湖那样的妙景?结句把个中秋之际、羁旅之中的相思幽情、思乡情怀刻画得淋漓尽致于画面之中,画面之外。诚感人之结矣。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